博文资讯

镍元素对不锈钢的影响(A)


更新时间:2019-11-02  浏览刺次数:


  却说那上古妖魔之战,因是气数已尽,天皇太玄身殒于血河杀阵,鸿蒙极乐教主林峰浸聚太玄真身,又借太玄妖身成路,太玄便是林峰,林峰亦是太玄,奥妙迥殊。$笔趣阁

  提步进了杀阵,滔天血浪滚滚荡荡,奔驰吼怒,直似全国末日将临平凡,阴风袭体,令人遍体生寒。

  林峰转了一转,用手一指,团团血雾分离,一条血河之上现了无精巧身,林峰道:“大家婆罗一教本已退出三界,却以魔化佛,行那李代桃疆之事,逆天而为,劫运一切,结果要落个画饼,依然速回火云洞,免得丢了面皮。”

  无天张口一吐,一尊百丈大小的血色莲花来挡,被七彩神光轰灭,无天跳到一面,把袖一抖,一条血浪卷向林峰。

  林峰提步而上,仗剑就劈,玲珑浮图除三**器无物可破,这血浪何如可以伤大家。

  “这厮得了传授开天所生的顶级法器,有玲珑浮图大善事相抵,万法不侵,却是不好将就。”无天边忙把身一转,躲到血浪中去了。

  林峰大笑一声。仗剑一劈,破天浸浸血浪,提剑就劈,把个无天赶地急如丧家之犬,左躲右闪,好不狼狈。

  林峰转过几座阵门。发力一喝,一团鸿蒙紫雷轰在了七煞方位,一声轰响,破了血河杀阵,无天大惊,从速用手一指,收了血魂幡,破开虚空,往火云洞去了。

  阿弥陀佛见血河杀阵被破,走了无天。也宣了声佛号,舍了东皇,往极乐天下去了。

  小白龙眼尖,见血河杀阵被破。立时问道九尾狐林媚,林媚精修法力元神,深晓天数运理,眼看是两位道授破了血河杀阵,魔门气数一尽。哪还会动摇,马上下令挥兵而伐。

  当下是小白龙一声令下,极乐教门下弟子杀了往时。与李皓坐前一干妖怪杀在通盘,杨戬运起玄功,发扬肉身神通,发力一喝,将几个魔鬼扁进了轮回。

  一条黑虹破开虚空卷来,却是那魔王蚩尤,猛听的虚空中一声暴喝,一条青虹卷向蚩尤老魔,却是那巫祖秦川默参造化时窥得一丝天机。心知朱雀合前乃是解散自上古妖魔一战所结下的因果,这才前来完过杀劫。

  当下是两教弟子在朱雀关前演绎了一场空前浩劫,自上古妖魔一战,妖怪二族所结下的因果尽在朱雀合前演绎,又是一声途号,沿道遁光落下,却是来了东华上仙,与那巫祖秦川和二郎真君杨戬,共伐蚩尤老魔。

  林峰掌写意金剑,气运细长,无天失了气运,劫数自是应到了门下学生身上,巫祖秦川和东华上仙与那蚩尤老魔都有因果未了,自是好有一场厮杀,劫数已起,只有完过杀劫技能立足,留不得半点手软。

  杨戬运转玄功,摇身一变,有个千丈高下,托天而立,用手一抓,将那魔界大护法黑袍提在手中,两手一搓,黑袍叫嚣一声,化灰灰去了,连半点真灵也没留下,巨蝎和血魔眼见不妙,急速驾起遁光就走。

  杨戬大喝一声:“那儿走。”提步而上,赶到身后,运起术数将巨蝎和血魔一并捉了,制了元神,丢给了紧随而来的老志明。

  那李皓见势不妙,刚要遁光,猛听得一声暴响,一条金虹落了下来,晃了一晃,变为一根擎天巨柱,当头一棒,将那李皓打了个神形具灭,两颗碗口大小的舍利子跳了出来,被捏造而来地继续大手摄了去,直把一干恶魔吓傻了眼。

  “俺老孙来也。”怪笑声响起,猴子一个跟头翻了过来,抖手一抛,将两颗失了真灵的舍利子丢给了随后而来的石矶,抡起金箍棒,顺利就打杀了几个魔鬼。

  当下是极乐教门下派头大盛,将李皓麾下一干妖怪杀的尸横遍野,南海郡兵将也是节节失利,被一举下了朱雀合。

  蚩尤老魔见势不妙,虚晃一枪,逼开秦川就走,东华上仙喝途:“那边走,路兄速来。”凭空一个赤衣道人落下,拦住了老魔去路,却是东华上仙的第二大身外化身,与秦川和东华上仙真身,将那蚩尤老魔围住。

  只是这老魔纵横太古洪荒,威名震慑三界,法力通天彻力,要将这老魔拿住,却也绝非易事,为免夜长梦多,小白龙顿时叫了声:“群众兄。”将金羽扇扔了夙昔。

  杨戬路声好,接了金羽扇,运起玄功一刷,老魔一个遁藏不急,落进五色毫光中去了。

  东华上仙心下暗叹,“极乐教主得圣母娘娘护佑,掌顺心金剑,立极乐大教,点化五色石,加持星期六第一大好事,居然威能莫测,劫运起时,婆罗一教应当落个画饼。”

  眼下是小白龙下了青龙关,整饬兵马不提,却叙杨戬拿了蚩尤老魔,上了鸿蒙宇宙,来见林峰,林峰用手一指,解了老魔禁制,老魔两只绿油油的眼珠子一转,正在思忖怎么趁机溜走,林峰却途:“劫数已起,大家这孽畜因果缠身,不得脱劫,当受五马车裂之刑。”

  林峰嗤笑一声,用手一指,老魔尚未出极乐仙府,便落了下来,林峰嘱托道:“将这老魔押去火云宫。”

  杨戬尊了法旨。将老魔押到火云宫,见了三皇异人,道:“奉掌教大老爷法旨,学生拿蚩尤前来听候三位圣皇管束。”

  轩辕圣皇道:“自上古妖怪一战,太清圣人立人教,大兴人教,因果轇轕,已过亿万年之久,今朝是劫运逢起,蚩尤老魔当受五马车裂之刑。”

  轩辕圣皇命孺子牵了五匹形态互异的龙马进来,蚩尤见了,当场吓的魂飞天外,这五匹龙马乃是替三皇神仙拉车的坐骑,专克蚩尤老魔。因而才有了这一桩功果。

  轩辕圣皇命稚童将那老魔套上龙马,当下是一声炮响,蚩尤老魔被生生车裂,一尊元神跳了出来,轩辕圣皇举了指天剑。将那元神也斩在剑下,化灰灰去了。

  却说是上古魔鬼一战,婆罗一教退出三界,又无天赋灵宝气运,先后弱了天数,劫运起时,不免不保,于是才有了无苦途人远走西方。以魔化佛之功果。

  今朝是劫运逢起,婆罗一教无气运,有那灭教之功果,两位教主岂甘为那刍狗,当为门下高足争一线欲望。

  阿弥陀佛坐十二品莲台,三千佛陀各有尊位,佛光普照、梵音袅袅,一片宝相审慎。

  也不知过了多久,似是一年,又似是很久,阿弥陀佛途:“仙非仙、魔非魔、金书榜上见真灵,妖非妖、佛非佛,玉牒录中见本心,劫数已到,极乐非极乐,大道混元,乃寂灭虚空,不入寂灭,依然在劫数之中,尔下长安城下又有末了一场功果,完过杀劫,才见分晓。”

  首先天尊和老子两位教主对坐许久,元始道:“劫数已到,长安城下当有最后一场功果收场,因是极乐教主逢劫运而起,立极乐大教,当有两教共伐之因果,玄穹高上帝逢劫运而生,金书榜上着名,还要劳烦道兄走一趟。”

  那昊天上帝自上古魔鬼大战之后便登上玉帝之位,亿万年精筑玄穹**,路行法术深不可测,不沾半点因果,便是昔时那猴子闹上天庭,也不切身脱手。

  今朝杀劫将起,索性躲到瑶池之中不闻不问,本认为不沾因果,便自无事,不外不证混元,未寄托虚空,又怎能明那天数运转、造化之道,方才心有所动,掐指一算,竟是有大祸临头,却又不得本事,不明祸从何来,急速大惊失色。

  “不妙,却是被人给算计了。”玉帝来不及跟王母分谈,便身化白虹而起,出了瑶池往东去了,不想刚刚起身,便觉虚空一震,对面沿途人遮住去道,路:“上帝那处去?”正是那人教至尊圣人太上老君。

  老子路:“因是劫运逢起,上帝逢劫运而生,金书榜上闻名,特来送上帝一行。”

  玉帝大惊路:“所有人们自含糊未判便在祖师坐前听路,历经魔鬼大战,未沾半点因果,路兄怎样分说?”

  老子路:“不证混元,不明造化之途,上帝却是福薄,大劫过后,还有亿万年浸默,上帝切莫执着了。”

  玉帝严声道:“全部人们自混沌之中便已成路,不在劫数之中,你虽委托虚空,也不能欺大家。”发力一震,虚空猛地一抖,一切天界在霹雷声中陷塌,化为一片朦胧,立刻又演化那地水火风,奔涌荡漾。气势骇人。

  瑶池金母也是一声娇斥,素手连挥,那地水火风立地翻滚起来,直似开天劈地普通。

  老子叹路:“玄穹**竟然不凡。”用手一指,现了太极图,定住地水火风。一坐五色晶桥横在空中,亘古安谧,将那地水火风压了下去,顷刻演化两仪四相,生灵万物。

  老子一抖太极图,将玉帝卷了过来,现了指天剑,斩了玉帝肉身,元神压入轮回,瑶池金母大惊失神。速即转身就走,老子用手一指,喝声:“去。”指天剑化为一条白虹,将瑶池金母也斩了,真灵入轮回去了。

  却谈是劫数已到。长安城下,有两教共伐极乐之因果,那西天三千佛陀与三清门下金仙全都入了大唐长安。

  极乐教门下门生也尽入了小白龙麾下,就连那不竭在极乐仙府精筑地瑶池六位仙女也入了凡尘,伺机完过杀劫。

  因是有了杨戬、猴子、秦川和东华上仙等大术数之人撑腰。小白龙雄心大振,在长安城下摆开阵式,邀请三清门下与西天佛陀斗法。却是折了玉帝六位公主。

  极乐仙府,七公主猛地一惊,“不好,却是父皇、母后和六位姐姐遭了劫数。”连忙是泪流满面,向林峰途:“丈夫寄托虚空,怎就不知父皇有难?”

  九尾狐林媚知四位师妹到了长安城下,大惊,赶速带同极乐教门下学生理睬,七公主俏目含煞,也未几说,只到了阵前指名要与那释迦不死不歇。

  释迦心路:“却是惹了祸事,那极乐教母不肯甘歇,却是不老手软,但是却结下天大因果,誓必丧在极乐教主之手,而已,天数如此,逆也逆不得,却是不好丢了面皮,平白给人当了笑柄。”当下到了合前,路:“劫数之中,惟有本原陋劣之人应劫,四位教母深明天道造化,怎得还是固执己见。”

  七公主怒路:“释迦,你杀我们六位姐妹,誓不与我们甘歇。”素手一挥,现了天殇琴,五指连拨,多数红色剑光奔腾怒吼,轰向释迦。

  天才十大圣器,除过六位异人各据其人,所剩天殇琴、紫龙箫、金书玉牒都在七公主和三碧姐妹手中,岂是平庸。

  释迦不敢怠慢,赶忙现了金身,八头十六臂,各持降邪术器,挡下了七公主和三碧姐妹圣器,打声佛号,“四位教主却是执着,速快退去,若再相逼,老僧却是不原宥面了。”

  七公主双手结印,发力一喝,虚空猛的一抖,红色剑光一转,结成一团赤黑色的紫色云雷,轰向释迦真身。

  释迦也打出了真火,不再顾忌林峰,发力一喝,正要阐明神通,让七公主和三碧姐妹也一并应了劫数,却见虚空敞开,一条金虹劈头打向释迦,沿路人自虚空中来,正是鸿蒙极乐神仙林峰。

  释迦却是吓地心神恍惚,赶紧舍了七公主和三碧姐妹就走,却见一条笼统气虹从三十三天外降了下来,挡下了那金虹。

  随明天光敞开,上清开始开尊着陆凡尘,途:“极乐教主,全班人不顺天数,仗恃神通混乱因果。所有人们等同为三教党首,岂能容他。”随后老子、灵宝、无天、阿弥陀佛先后降落凡尘。

  林峰叹路:“我寻短见劫中起,却是不能坐视骨肉亲人应了劫数,便是长安城下有两教共伐他极乐大教之功果,自当领教各位教主之路。”

  一声钟响,东皇太一下降凡尘。极乐教门下学生马上又拜了东皇太一,林峰途:“道兄来了。”

  当下两位教主腾达下了芦蓬,元始道:“全国无极,大路归一,却是本事教极乐道兄一元化四圣之路。”

  林峰道:“不敢怠慢了。”双手一搓,现了天罗四剑,虚空中赶忙罡煞升腾,现了四尊旗门,天罗四剑各挂一门。转了一转,诀别化为赤、白、青、黑四个路人,赤衣道人手持金羽扇,白衣道人顶上托玲珑浮屠,青衣路人现了七彩元石。电视剧《起头速七仙女心水高手论坛乐》剧本切磋会在西安召开。黑衣途人持了写意金剑。

  林峰发力一喝,核心升空一犯罪坛,提步上了法坛,用手一指,即刻是罡煞动荡。一用金虹自阵中升起,用力一缴,化为一片含糊。现了朦胧大罗剑阵。

  那含混不分阴阳,不判乾坤,上接九天,下连九泉,宽广无垠,相像要将统统全国都浸归含糊,自盘古开劈含混九九八十一万亿年所结下地因果尽在此合前演绎。

  太一大笑一声,一声钟响,却是往迷糊中去了,灵宝也转了一转,往那朦胧中去了。

  却讲元始从乾门入阵,一进阵门,黑衣路人持了高兴金剑当头就劈,元始忙祭了盘古斧阻住,三宝称心劈头就打。

  元始不明因此,方要进阵,黑衣路人却又自含糊中而起,持了舒服金剑又劈,元始担忧兴奋金剑,只要又祭了盘古斧挡下,三宝自大扑面就打。

  老子进坤门,赤衣途人持了金羽扇就刷,老子立地跳开,抖开太极图就卷,赤衣途人却又化为含蓄,待老子进阵,便又持了金羽扇就刷。

  阿弥陀佛进了兑门,青衣路人发一声喝,七彩神光扑面就打,阿弥陀佛急忙顶上现了十二品莲台,却被打地翻了个跟头,立时现了本命金身舍利,顶上又现了本命莲花,只守不攻。

  无天进了离门,白衣途人顶上托玲珑宝塔,无天叹道:“玲珑浮图万法不侵,却是天数使然,离门不归全班人破。”当下默坐虚空,不言也不动。

  老子被赤衣途人拦住,入不得阵门,却是笑道:“两教共伐极乐大教,所有人顺天而为,却是不在五行运转之中。”当下提步而进,赤衣路人又持了金羽扇来刷,老子抖开太极图,化为为一座晶桥,立于桥上,催运法力进了阵中。

  老子入阵,那黑、白、青三个道人也自隐去,元始、阿弥陀佛、无天也自进了阵中,转了一转,到了林峰身前,元始笑路:“两教共伐极乐乃天数所定,极乐教主,我们有何话可说。”林峰道:“逢劫运而起,我自顺乎天数而行。”

  无天耻笑途:“且看所有人再若何逞那口角之利。”血魂幡一转,七条血浪直卷林峰。

  元始持了盘古斧当头来劈,林峰立即持了兴奋金剑挡下,老子又抖开太极图来卷,林峰跳到一面,持金羽刷来刷,老子忙躲到太极图中。

  阿弥陀佛用手一指,十二品莲台压了下来,却是如何不得林峰,玲珑宝塔乃星期一第一大善事所生,尚在天生十大圣器之上,林峰有玲珑浮图护身,真个是万法不侵。

  “婆罗小途,然而如此。”林峰把袖一甩,七彩神光迎面打来,阿弥陀佛先就丢了面皮,赶紧跳开。

  元始又拿盘古斧劈来,林峰用手一指,欢喜金剑化为一条金虹,挡住盘古斧,祭了七彩元石扑面就打无天,无天跳开,又打阿弥陀佛,只把个两位婆罗异人赶的近不得身。

  四位教主共伐极乐,却是照旧如何不得林峰,都打出了真火,一震盘古斧,祭起三宝得意扑面打来,林峰却是不去抗拒,玲珑宝塔一震,将三宝愉快震开,金羽扇一刷,老子速即跳到一面。

  林峰祭起山河图,卷向无天,无天祭了黑莲挡住,复又抖开血魂幡卷来,林峰祭起七彩元石打来,无天一个逃匿不及,被打的连翻了几个跟头,直气地六神暴跳,怒路:“好个极乐教主,敢这样欺大家,不与全班人甘歇。”

  林峰大笑道:“量谁婆罗小途,却要与日月争辉,平白丢了面皮。”发力一喝,虚空猛的一震,却是到了混沌之中,五位教主都打出了真火,各展法术,直打地天迸地裂,把个天界都打成了一片含混。

  长安城下,两教弟子也杀地天地减色、日月无光,红袍老妖一个不预防,被夷愉佛一加持神忤打的神形俱灭,猴子愤怒:“好个秃驴,饶我不得。”一个跟头翻了从前,把个措手不急的夷愉佛一棒打了个神形俱灭。

  仙人们打出了真火,三教门生无论是仙佛,亦或是妖魔,都杀红了眼,那灵鹫老妖也被纯阳真人吕洞宾用紫阳剑斩了元神,化灰灰去了。

  观音本在躲在后头作壁上观,怎奈大劫起时,三界仙凡,任是全部人也不能逃过,猛的脑后风音响起,观音遑急跳开,却是为时已晚,释迦现了金身,道:“叛教忘典,饶我不得。”一加持神杵打来,观音躲藏不急,被打个神形俱灭。

  三教高足杀红了眼,劫数已经欣喜到了顶点,真个是人挡杀人,佛挡杀佛,都为了争那一线企望,彩衣霓裳等女早仍然麻木,只祭了宝贝护体自身,慌然叫路:“爹爹救他们们。”

  冷不防天心灯被一股大力撞地飞起,却是那镇元子红着眼睛杀了过来,将吓的不明了潜藏的青霞仙子打的神形俱灭,小白龙熬烈吼怒一声,一口血箭喷出,便要上前拼命。

  秦川正斗沉阳子,眼看手腕不妙,极乐教门下门生都杀红了眼,杀劫已经沸腾到了极点,再也无法抑制,连忙把手一挥,一条青虹卷起极乐教门下学生,往鸿蒙天下去了。

  那漫天仙佛都杀红了眼,上天无途,入地无门,又去不得鸿蒙寰宇,发一声喝,各自相互格斗起来,猛的一团紫色雷光从笼统中穿了下来,正中镇元子后脑,镇元子规避不及,喧斗一声,身化灰灰去了。

  却叙是杀劫依旧忻悦到了极点,极乐教门下该应劫地都应了劫数,不该应劫的都回了鸿蒙天下,林峰发力一喝,天罗四剑猛的一震,四色剑光化为一片含糊气流,四下动荡,天翻地覆声中,整个寰宇都归了含混。

  所有天下浸归含混,三界神灵,满天都归含混,除七位请托虚空位教主除外再无一生灵,虚空中一片金光和一片白光落了下来,林峰伸手接住,却是金书玉牒。

  林峰笑路:“却数过后,将是吾道大兴,沉立鸿蒙世界,传授生灵,教育开天在即,且去无尽宫听候法旨。”

  温馨指示:目的键把握(← →)前后翻页,凹凸(↑ ↓)崎岖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